普普通通的人

从此我再也不畏惧阿加莎和马尔克斯的书了。谁懂读卡拉马佐夫兄弟的痛苦!很好看就是太费眼睛了。